請你慢點忘記我:只要還能叫一聲: “媽”!就是最大的幸福

欄目:科技快訊編輯:admin時間:2019-08-01瀏覽次數:

導讀:央視網消息 (記者 弟辰晨 任佳):對這世上的某些人來說,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生離死別,不是夜以繼日的照顧,而是最親最近的人會在某一天突然雙眼茫然地看著你,用陌生的語氣質問你:“這是在哪里,你……又是誰?” 52歲的外地病人老孫來京復查,深夜走失,他

央視網消息 (記者 弟辰晨 任佳):對這世上的某些人來說,最痛苦的事情不是生離死別,不是夜以繼日的照顧,而是最親最近的人會在某一天突然雙眼茫然地看著你,用陌生的語氣質問你:“這是在哪里,你……又是誰?”

52歲的外地病人老孫來京復查,深夜走失,他的妻子將求助信息發到了失智癥家屬群。北京的失智癥病人家屬立刻行動起來,有人開著車一條街一條街的尋找,有人把尋人啟事貼滿了大街小巷……群里的魏和也加入其中。

大約一個月后,老孫的遺體被發現,身體中的導線和起搏器確定了他的身份,他是中國第一位植入腦起搏器的阿爾茨海默病患者。

對于和老孫一樣的人來說,三秒鐘,他們也許就會忘了自己是誰……

“從某種程度上說,最困難的時刻還沒有到來。”魏和的母親也是阿爾茨海默病患者,“以后怎么辦”或許是個殘酷的問題。“老媽百年后,我可以賣了房子去養老院,或是重新組建家庭,或者跟幾個‘帕友’集體養老,但這都是設想。”對于未來,魏和也很模糊,更不敢想得太多。

你忘了一切,我都記得

請你慢點忘記我:只要還能叫一聲: “媽”!就是最大的幸福

魏和家的門被打開了,一位女性做出請進的手勢,經魏和介紹,她是家里的保姆,已經待了快十年了。魏和苦笑,“有時候母親認得她,卻不認得我。”

60多歲的魏和是獨子,有過婚姻,后來離婚了,沒有孩子。

一個簡簡單單的三居室被收拾得干干凈凈,客廳的窗戶旁養著幾只巴西龜,有人靠近時,巴西龜探著腦袋向上張望。很難看出,這是一個集合了阿爾茨海默病患者和帕金森患者的家。

    廣告位
    相關文章
    熱門評論
    頭條推薦
    廣告位
    最新資訊
    廣告位
    隨機推薦
    三级在线观看免费播放